厦门大学张亚辉教授做客哲学社会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知行讲堂

日期: 2020-09-30 阅读: 来源: 关键词:

9月29日下午,兰州大学哲学社会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知行讲堂“群学”系列第六讲于齐云楼349会议室开讲。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张亚辉教授为兰州大学师生作题为“费孝通的两种共同体理论:对比较研究的反思与重构”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刘宏涛副教授主持。

张亚辉教授首先介绍了费孝通先生用来理解中国的两个共同体理论:即基于印欧人的乡村研究和基于通古斯人的民族研究。他认为,在对中国进行整体理解的时候,这两种理论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张力。

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张亚辉教授系统分析了乡土社会概念与印欧人共同体概念的关联与差异。印欧社会是一种法权社会,在此一法权社会中,乡村共同体经历了从共同体向社会的转变。该社会的历史事实为我们理解社区、共同体和社会这些概念提供了历史经验和基本框架。然而,乡土中国在土地制度、法权、家父长权力及与国家的关系等方面却不同于印欧人。在中国乡土社会中的法权不明晰的情况下,差序格局不是以有组织的群体而是以每一个个人为核心的关系圈,这是生育制度的扩展。在此意义上,差序格局也就是排斥了法权的亲属制度表的直接实践的结果,而不是一种社会组织形态。秦汉法律变革以后的差序格局是以中国欠发展的家父长制、传统秩序的稳定性和共同体法权地位的模糊为前提的。

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接着,张亚辉教授论述了费孝通先生的花篮瑶民族研究与史禄国的Ethnos理论之间的联系。他认为,Ethnos理论难以有效解释汉族之形成和中华民族之法权主体地位。学者在思考中华民族的形成过程时应该走出日耳曼式的民族与民族理论框架,而要看到帝国时代由王权确定的法权主体和基于Ethnos过程而形成的族团这两个方面各自的作用。这是看待中华民族的两个视角,它们在历史上并非始终相互重合。将前者的合法性完全奠基在后者之上,完全是日耳曼民族在中世纪后期反抗罗马帝国和天主教大教会的历史产物,并不具有普遍性,而这对中国来说既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

张亚辉教授的讲座提供了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两种思路,唯有从整体而非任何局部入手的解释,才能让中国的民族学和人类学摆脱日耳曼经验的限制,从而拓展出更为宽阔的比较研究视野。

讲座结束后,张亚辉教授与在场师生就相关学术问题进行了交流。

发现错误?报错
文:马俊凯
图:马俊凯
视频:
编辑:陈柄霖
责任编辑:许文艳

推荐关注

阅读下一篇

中华网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网 新华网_让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离你更近 上海市人民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 江苏省人民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 黑龙江政务网_黑龙江省人民兰州大学新闻网-兰州大学新闻中心|兰大新闻网网